保留人生的点滴,分享生活的感动

唯有黑夜给我安慰

唯有黑夜能给我安慰,

它会掩盖伤疤和泪痕,

悄悄地骗我说你没离开。

它能遮蔽烈日,

驱散人群和他们好奇的目光。


就算星辰离我们愈发遥远,

直到白昼的天空,

失去她挚爱的蓝。

就算宇宙再一次缩成奇点,

直到我们的故事重来一遍。


黑夜用他温柔的孤独拥抱着我,

就像光明拥抱绿叶。

但光明和绿叶终会枯萎,

永恒属于夜的玫瑰。


+

夏末时节的雨

我喜欢的你是夏末的雨,

时而暴躁,时而娇羞。

或许有天你必然将我遗忘,

只是那个夜晚,

没有星星,

微风使人沉湎。

青山还在远方,

梦里暗暗想恋。



你去时匆匆,

总与乌云相伴,

天空是你的故乡。


你讨厌阳光,

也不喜严冬,

来时麦子青黄。


+

囚徒

入夜的城市更像牢笼,

霓虹灯和爱情都像枷锁。

文明的火光更是谎言,

而我们,

都是囚徒。


套上无形的镣铐,

在泥泞的浅滩上渐渐蹒跚,

没有来路,终点和灯塔,

身后的水浪把属于我们的痕迹抹去。

我们都做了做时间的囚徒。


远离星空,鲜花和自由,

远离挚爱。

就这样在旅途中老去,

河滩上满是枯骨。


+

追影子的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2015.10.21


   在深秋漆黑的夜里,温暖的被窝里让人安心许多。偶尔我会想那些夜不归宿的浪子,或许正背靠一棵熄灭路灯下的行道树,踢开空掉的酒瓶,一脸的沧桑却难掩的玩世不恭的表情。


       这时阳台上悬挂的衣物在路灯下拉出的长长影子,被风吹着在墙壁上斑驳地摇曳,像午夜的鬼影。我想闭上眼睛假装看不见他们,或许在下一个我偷偷看他们的时候,他们就会消失吧。就像某个夏日夕阳下那些杂乱的身影,最后消失在夏末的微凉的风里,从此只在某人的梦里出现过。“或许这些鬼影也有一天出现在某人的梦里呢”,我想到这里,心里满是一种不知是欣慰还是心酸的滋味。


     总是被门外夜色里刺眼的路灯光困扰着的某人和他的梦,如今都静悄悄地躺在他的枕上。 周围静谧得像童话的秘密花园。熟悉的鼾声此起彼伏,和着外面断断续续的微弱虫声,竟成了这个世界唯一存在的证据。那扰人的电动车报警声也没再出现。 “一个夏季就又这样结束了‘’,“又”是怎样的无奈心境,我就像一直生在长夏里无知的人,从不记得关于冬天的故事。一切仿佛都是那个夏日的延续。那些本该刻在青春的墓碑上的旧事,结果依然清晰的恍如昨日。生命中某些珍贵的片刻,往往都来自于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。那些不经意的小事竟然被铭记得如此深刻,然后成为回忆的导火索,就这样,梦与现实交织成青春最后的告别曲。直到秋风乍起,你才知道故事终有一个结局,不管是不是你想要的。但是那个长夏啊,像一整个迷茫的青春,朦胧而漫长,仿佛永远也没有结尾。

   

     一年前,我抛下苦涩的青春,将它扔在学校操场的夜晚微凉的气氛里,遗忘在小城昏黄路灯下的静谧小巷。那些古老的青石板默默见证着,我曾使尽全力逃离高中的时光。在这个十月中旬的秋夜,我期待的猎户座流星划过天际的瞬间,能许下什么心愿。曾用尽全力试图摆脱的痛苦回忆,为何在这个深夜,会如此令人怀念。


     郑涛坐在阳台上昏昏欲睡地期待着,而传说中壮观的流星雨终究没有来,或者已经被错过。毕竟在这个陌生城市满满的光污染里,我们还能奢望自然能带给我们什么惊喜呢。在辉煌的灯火下,月光也显得惨白无力。但这都不应该是什么要紧的事,在等待的过程里,我们已经知道我们想要的是什么。或许这样就够了。我躺在床上也期待着一些事情,但若是真的成真的话,得到的结果也只会是我的不知所措吧。我时常想,有时候真不应该期待太多,无论实不实现都不会带来快乐。于是睡觉前,我像从前一样安慰自己:随着时间流逝,有时事情自会迎刃而解。


   也许再过一阵子,一切便都会过去,就像从前一样。这一夜,世界仿佛忘记了自身的存在。远处,薄薄的雾笼罩着夜。诗人说:对夜晚的迷茫其实来自对孤独的迷茫。墙上的影子依然在摇晃,其实我们何尝不像那些影子,在黑暗里孤独的摇晃。或者,我们是在月光下,追逐影子的人。


+

时间的光

   文/无好感了

  某个失眠在外的夜,诌出了这么一句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夏虫声夜月,独照梦里人。

   而多少次已成幻想的故乡的夜月,从我回来后,终究没有出现过。一场雨,打破了所有的孤单心事。有人想:又是一场痛彻心扉的雨。

     这场透彻心扉的雨,带我回到去年那个充满阴影的夏日。他们都说,我们一定不能忘记彼此!他们说的是真的。事实上,也没有人可以忘记,但是年少轻狂的人们,千万别说一定啊,那轻易许下的诺言,对自己是一种折磨,别人也不一定相信呢。

    又一个夏天过半,梅雨像缠绕的藤蔓。而我,似乎有一个解不开的死结。同样的季节,同样的雨和夜,同样一个人,听同样悲伤的歌。屋后的夏虫声依旧那么响烈,夏雨后,依旧那么感伤。

    然而在人们各式各样的梦里,夏虫声是微不足道的。在不眠者看来,这是寂寞的独白啊。

夜雨持续静悄悄地洒下,低调而缄默,竟成了安静的背景音。

   先生说:成长,便是每一次离家的过程。每一次离开,归来,都丢失一点关于过去,最后,那些童年的幻想,在否定中面目全非。故乡,还是原来的样子。只是在时光的记忆里,渐渐褪去了颜色,像泛黄的老照片,你站在橱窗外,像个旅客,所有关于青春的说法,都被锁在时间的展览馆里,成为文物一样神秘的所在,那些易逝的光阴岁月,成为别人眼里的荒唐的往事。

     后来,我们再见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,我们总以为我们,或者他们,有很多事要忙。年轻的人,别急着说再见。

      哪天你独自喃喃,那些关于重逢的诗,恐怕再也没有人听到了。

      久别重逢,你我无话可说。但是风筝还是会想起那个无聊的下午吧,像傻子一样的两个人,坐公车来回却也没找到传说中的广场。那是一段无聊的时光,无所事事。但似乎他并不是一文不值的。我意识到,时间真的是奢侈品。关于那段时光,我想说,无可取代。

   而我们终将走散,那个古老的钟,敲响永恒的预言。就像再悲伤的故事,也终有结局。

   在时光里,我们是有不同终点的旅客。你看着我下车,和我离开的背影。你说再见。我点点头,却仍然不明白你说的再见究竟是再见还是再见。可能仅仅是出于礼貌。同样,那些在站台上留给我相同背影的人,我会很真诚地告别。

    时间,是发着光的。在生命之初和最后,我们都能够看得到。一个宣告着未来,一个告别着过去。那些你在乎的,不在乎的,在时间的光里,淡去了颜色,模糊了背影。我挥一挥衣袖,轻轻说,再见。

+

© 无好感了 | Powered by LOFTER